张病老

「少者殁而长者存,强者夭而病者全」
晋江ID墓望 打开脑洞者
主产柱斑 叫我张三
【西游paro】第一回:白毛入梦言劫数,一半应在白毛上魔改,逗乐子的 cp提及:柱斑、扉泉、带卡 预计出场人物:泉三藏、孙悟扉、牛魔柱、铁扇斑、带堍儿、鹿惊菩萨 早几百年前,中土火之国有一奇僧,俗家名泉奈,因三部经书讲得好,被尊称泉三藏。要问哪三部经书?正是如雷贯耳鼎鼎大名的《兄控经》、《FFF经》和《佛说千手都不是好东西经》。除此之外,还习得一手悬壶术,包治男科,庙中挂单时,前来求子者不知凡几。 这天,泉三藏大师正开坛宣讲佛法精义,信众咸聚而听。 泉三藏曰:舍利弗。若有善男子善女人,闻说千手都不是好东西,执持此念,若一日、若二日,若三日,若四日,若五日,若六日,若七日,一心不乱,其人临命终时,阿弥陀佛,与诸圣众,现在其前。是人终时,心... 17 44
有些人家庭美满,生活优渥,从未经历生离死别,也不知何为历尽艰难。他们十岁时不努力,二十岁时也不。不像你。 3 5
正道魁首和魔尊原创 正道魁首X魔尊 历代正道魁首换届完毕后,紧接着就是召开屠魔大会给自己挣点业绩,新任的这个也不例外。不过这年轻人有点轴,既不拉拢三大派也不拉拢六大家,以个人名义就给魔尊下了战书。 正道众人纷纷傻眼,讲道理,这屠魔大会就是开来让新领导班子磨合一下,熟悉一下工作作风,象征性地征讨几个吃相难看的魔修喽喽也就算了。这这这!完全不按套路出牌啊! 魁首:现在你们知道我的工作作风了。 战书送上阆风巅,魔尊提笔就应了,道是某月某日某时,魁首你若是敢一人上山,本尊就跟你打过。 魁首自然应下,明了他作风的正道众人也不阻拦了,他们觉得直接召开下一任魁首大选... 8 21
“安迷修老师为什么要应聘马克思主义学院啊?” “……还不是误会了【马哲】的含义。” 1 2
【校园向】当年柱斑还没上大学,也没告白算是我那篇爱学习的前篇了,此系列乃缘更,且看且珍惜 都是段子 1、分别以第一名和第二名的成绩考上火高的柱间和斑为了平衡成绩被分在两个不同的班。柱间不依,每天搬凳子去二班窗外旁听所有课程,连作业都非要跟二班一起交。 一班众:我们中出了个叛徒。 由于柱间的眼神总是粘着在微妙的一处,一周后,二班遍传他暗恋班花水户。 水户:??? 水户后桌的斑:!!! 2、最后这事以扉间黑进校网改了分班表收场,柱间泪流满面地表示全力支持弟弟的科研事业,从此以后被奴役了三年的扉间还是觉得自己特么亏了。 3、坏消息:他暗恋水户的传言基本坐实了,连斑也过来一脸沉痛得拍他肩膀。 斑:你……那个女人……唉、不... 24 154
音乐 18
虽然这段时间我看起来什么也没写……等等,实际上也确实什么都没写(完)。 _(:з」∠)_ 再爱我一遍的话(快鼓励鼓励我!),这周结束前会有两个柱斑单篇的产出,一个恶搞和一个古希腊AU车 _(:3」∠❀)_ 我其实有好多脑洞啊但是怎么没法填呢呢呢!? 不说了还有4000字论文要肝呢么么扎。 13 7
【论坛体】你们玩火影荣耀都遇见过哪些奇葩(二)梗部分源自网上,部分是本人经历,祝大家武运昌隆,游戏快乐w 19L昨天队友宇智波斑和敌方千手柱间直播结婚,找主宰暴君做见证人,一拜红蓝爸爸,二拜友军敌军,夫妻对拜后送入泉水_(:з」∠)_ 20L拿完红,队友丁次站进红坑里不动了,问他干嘛,他说他是红buff的人。 21L……难怪我去对面反红时突然就被击飞了,果然丁次主职红buff副职坦克_(:з」∠)_ 22L丁次真的多出极品,有次玩佐助跟一个丁次走下路,打算躲草丛抓对面不知道他技能准备好了没,就问丁次你能嘲讽不?结果他就停住不动了,我还在奇怪就见他打了一行字:对面无是不是不敢杀人啊sb! 23L之前玩鬼鲛和自来也一起抓对面佐助,眼... 6 34
【论坛体】你们玩火影荣耀都遇见过哪些奇葩梗部分源自网上,部分是本人经历,祝大家武运昌隆,游戏快乐w(大概还有人写过差不多的……不过我是没看过,如果撞梗,拒绝负责_(:з」∠)_) 0L如题,刚开始玩农药就遇见很多奇葩,看看是不是还有人跟我一样。 1L昨天遇到一个迷之宇智波斑,一直在怼对面千手柱间!一,直,在,怼!一复活就喊着“哈希拉马”杀过去!一复活就杀过去!如果对方死了就等到他复活再杀过去。整整一局就没干过别的。 2L刚开局就跟我说:鸣人,一会你跟他们团,我们四个偷塔。mmp我影分身还没出呢! 3L我玩自来也,队友纲手出六个鞋子。我问她干嘛瞎出装,她说哪个女孩子会嫌鞋子多啊!我竟无法反驳。 4L遇到过一个屁事特别多的团藏... 8 31
【清明特供】天作之原著向 没有合 *春雨起微末 宇智波斑走到南贺川边时,开春第一场雨刚刚下完,于是他把伞尖插到一边的石堆里,湿衣服从身上掀开后整个人轻松得就像树梢上的风。 他头也不回地将衣服掷向那伞,眼神在地面上极快地逡巡。大概是他来得太频繁,这边河岸上弧度完美的石块已经找不到了,但出于某种不甘的固执,他又不愿跳到对岸去。 将就的结果是一发不中。斑炉膛里的火星成功窜出了火苗,就在他决定下一发再失手就火烧南贺川时,迎头撞上了人生中最重大的一次相遇。 那相遇从声音的波纹开始,并不是很扁平的石块从耳边飞过时,他听到身后那个充满元气的声音说:“要这样要往下压一下才行。” 后来当宇智波斑别无选择地获知那个人... 18 46
啦啦啦啦今天我生日!并且我又没有更新!真是非常值得自豪!连我自己都佩服自己!那么,看到这条的好朋友们。我决定,如果我这周还没更新任何一篇的话。我就开柱斑戏水车了。认真的了! 27 14
4 54
日后不许饮酒原著向柱斑,一发完,仍然是复健 作为一个根正苗红的北方老爷们,一个站在大陆顶点的男人,宇智波斑在几乎各个方面都是扛把子般的存在。 诶,为什么要说几乎? 因为宇智波族长他,不会喝酒。 …… 夭寿喽!宇智波斑本来就对什么玩最美的女人毫无兴趣,如果再不能喝最烈的酒,想成为人生赢家岂不只剩下日最野的狗这一项了? 大概就是因为这个,他没做成人生赢家,远远没有。 真正的人生赢家是他那个叫做千手柱间的挚友。 千手柱间其人,集相貌、地位、实力于一身,还有个漂亮的未婚妻。如果在全大陆搞个【最想成为的男人】的排行榜,估计大部分男人都会咬牙切齿地投票给... 25 92
不解之缘•哪怕洪水肆虐(上)FBI探员柱X连环杀手斑少量黑客扉泉及斑泉倾向含侧写、心理变态、血表现此“解”也可释做“和解”,因此本文又名永不和解 前文:1、2、3、4、5 PS本章某些描写可能造成不适 * 此夜,雪安静地落下来,一片片被这座海峡吞噬。宇智波斑站在防波堤深入海面的那一段上,金门大桥上繁忙的车灯光影在他头上扫来扫去,那辆车子在海面捅出的最后一道狰狞风浪扑在他脚下,徒劳地卷起细碎残渣。 一些咸腥飞沫溅到斑脸上,他抬手用苍白的指节抹去,那股潮湿冰冷的触感钻进骨节,在指根处激起一阵持久的酸涩痛楚。斑的右手不可抑制地抖动了一下,夹在指缝中的照片轻巧滑落,与斑的手套、那辆车、那... 6 31
村里来了个卖把戏的无cp无感情戏,萍水相逢流 *村里来了个卖把戏的。 黑长炸男人牵一个驴,大叫驴,膘肥体壮,龅牙突眼,神骏非常,油光水滑肚皮两边各挎一个盖油布大筐,驴脖子上像系马铛一样系了个铃铛,一颠一颠的响。 男人和驴从村东头清水井,颠到村西头打谷场。收获季节里村汉们都在打谷场,小孩们围做一堆拣麦穗,看到男人和驴,具都十二万分惊奇。 姓甚名谁? 宇智波斑。 打哪来的? 十二有八座山之外。 去往何处? 十二有八座山之后。 驴是什么品种?可能拿来借种? ……须佐是河滩上捡来的。 宇智波斑回身一瞥长驴脸上的龅牙突眼。 兴许夹带亚美利加血统…… 宇智波斑回身二瞥须佐胯下一团阴影。 ……我... 21 25
9
死生事大2前文:1 上一回书说到:朱迪玩play惹斑爷遭家暴,扉间吃烤鱼看热闹不嫌事儿大 4、斑爷杀了一只鸡 今日艳阳好天气,千手大宅见血光。 宇智波斑右手倒提一把滴血西瓜刀,左手两指呈嫌弃状捻着柱间昨夜假做盖头蒙他脸上的那件火影袍——白色的,或再些添别的白色——只把“初代”二字拖在地上。 为什么要特意绕去厨房灶间摸西瓜刀,是有说头的。斑情知柱间必不在大宅,柱间挨了他的刀剑从来是扎到他弟怀里哭的。哼,房里事要靠弟弟!不算英雄好汉! 好汉斑爷若是要打杀软脚柱间从来是团扇镰刀手里剑,短刀苦无起爆符的干活(可见柱间并不真的软),今次偏拎西瓜刀,倒不是因为西瓜刀合该砍西瓜头,而是... 16 97
4 754
死生事大关于斑斑怀孕的一些事宜,多件套出场,我知道有人雷这个,但我的心不允许我憋着不写出来。全是瞎几把胡扯,大家看个乐。 @涉死温暖 我搞了点出来,但没到戏肉!怎么还没到戏肉! (如果对文风感到不适,都怪我,怪我去看了罗密欧与朱丽叶W) (愉快搞事的)前提:大家年龄近似四战后,可是没有战争,没有决裂,没有。和平木叶村,幸福你我他。 1、硬是能生 基本上忍者做到宇智波斑这个级别,闹到要进医院无非两种可能,一是要死了,二是要生了。 你们没看错,宇智波斑要生了。 此时木叶医院全封闭戒严,由宇智波警卫队和根部团团围住。村口加派三倍人手,不许进... 36 188
不解之缘•第三只知更鸟(下)FBI探员柱X连环杀手斑少量黑客扉泉及斑泉倾向含侧写、心理变态、血表现此“解”也可释做“和解”,因此本文又名永不和解前文:1、2、3、4 *不记得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天色也是像现在一样。雪么?似乎是下着,又好像刚下完。街道上、路旁的房顶上、那个男人肩上,到处笼罩着一层灰蒙蒙的光,跟抽屉深处妈妈的戒指一样。 还有鲜红的、鲜红的、滴到地上的血。有的落在积雪上融出一个小坑,有的直接砸到冷硬的坚冰上,溅开小小的一层,把人的虹膜也溅上红色。 斑恨透这血,更十二万倍地恨这血的源头、恨使这血流出的那个男人……不,他其实不真的恨他……恨一个死人又有何必要?如果在这桩血债里有谁应该被责怪,也不该是那个男人... 11 31
我写这个,是有感于斑明晰的头脑,宽广的气量和不懈的态度,我从他那里得到的,在此也跟你们分享。 —————— “斑,你为什么要戴手套呢?” “为了维持结印速度,要保护手部的经脉。” “斑,你为什么要遮住一边的眼睛呢?” “减少瞳力的损耗,确保至少有一只眼睛的视力在水平线上。” “斑,你为什么要穿高领的族服呢?” “如果对方有能读唇的忍者,可以防止信息泄露。” “斑,你为什么要穿戴甲胄呢?” “哪怕是双面须佐也有不尽之处,而我的背后已经没有人了。” “斑,你为什么将自己的武器、名字、身份都托付他人呢?” “武器也好,忍者也好,不过是工具... 25 708
我们的口号是治病救人上课时突然开始猜想大家成为医生后都是什么风格的。 1、创设组 柱间:老中医,经验丰富,一打眼就看得出怀了没几个月是男是女的那种。总是有办法使苦药宜于入口,所以挺有孩子缘。每天准点捧个老干部搪瓷杯坐诊室,坐三个小时就走,那队就恨不得排出木叶村口。就一点不好,字太难认,药名又生僻,属于拿出去抓药根本没人看得懂的那种,简直自带防伪技术。会一手神乎其技的按摩技术——毕竟是可以秒结几印的手——但貌似只有斑有缘挨他一套全身按摩,并且在挨完全身后再挨一套内部按摩。由于开药几乎零成本(木遁万岁)成为顶梁•柱。 斑:洗脑流心理咨询师,兼职传*销,每个被他催眠后的人总觉得自己吃了什么了不得的安利... 25 229
不解之缘•第三只知更鸟(上)FBI探员柱X连环杀手斑少量黑客扉泉及斑泉倾向含侧写、心理变态、血表现此“解”也可释做“和解”,因此本文又名永不和解 前文走:一张笑脸、两种悲剧(上)、两种悲剧(下)*黑色的SUV压过街沿灰色的积雪,柱间一手松松地搭着方向盘,空着的另一只手在GPS上点了那个标着「最近餐厅」的小点。后座上组员们的讨论与堵车的焦躁一并将车内的温度拔高到需要解扣子的地步。柱间没解扣子,只是略松了松领带结。从阴沉天幕中落下的雪和这个案子给LA蒙上阴霾,但没能成功稀释街面上浓浓的欢庆氛围。圣诞、案子、还有雪,这一切他都不喜欢。而且从现场带出来的那些莫名其妙的疑点还沉沉得填在他的胃里,让他憋闷。以这种状态回警局于案情进... 10 36
铭心原著向,关于斑爷在地下融合柱间细胞的一些想象 *在着手融合柱间细胞之前,斑没料到这会这么痛。 心口绽开的皮肉与那肉块交接的部分在愤怒地质问,在凄惨地悲鸣——那同时也是蕴含阴阳二力的查克拉们的质问和悲鸣。它们拒绝被以任何形式衔接在一起,哪怕是血与血,肉与肉这种最亲密无间的联系。 斑开始控制不住自己查克拉的暴涨,仅剩的那只眼睛一路开到永恒万花筒才停下,随后胀痛不止。那块不属于自己的肉,那块被自己强行从本体剥离的肉,此刻正有生命一样地勃动着,抗拒阴性查克拉的侵入。 像心脏一样啊。像有另一个人的心脏在自己的胸腔里跳动一样啊。 想到这儿,斑突然微微弯了嘴角。其实他是想大笑的,奈何实在是痛得失了... 5 57
【创设三人组】荒岛求生灵感来源热坑头里汉化的那篇《无人岛的三足鼎立》,以及老干部群里的讨论。 主角柱、扉、斑 剧烈OOC,灵魂向,CP成迷,能看到底都是小天使 * 接下来要讲的这桩事,发生在可能是忍者的世界里、一个可能靠近赤道的某个无人小岛上。当然,故事一开始,它就不再是个“无人”岛了。 1、登岛 柱间从水里挣扎起来呸掉嘴里的沙子,刚刚游过的汪洋望也望不到边。 扉间手忙脚乱地拯救自己被海水腌了毛领子。 斑奄奄一息地趴在沙滩上冲他俩伸手,“头……头发太重了……” 他被柱扉扛上了岸。 ... 25 75
【校园向】今天的创设组依旧热爱学习06*CP柱斑、扉泉,完全日常,OOC有 *学习是个好东西,希望你们也能有~ 前文:01/02/03/04/05 41. 虽然大部分不明真相的看戏群众都将柱间视作文艺青年,风花雪月不够还要星星月亮哲学和理想的那种。但柱间可不是这样的,柱间是个诗人。 大概从小学的某个年级读完再别康桥后,他那个想要当个花匠的梦就轻轻地,不带走一片云彩地走了。初中时,他发誓一定要给自己的对手、朋友和挚爱——宇智波斑,出版一本诗集。当然,也不一定是一本,一百本不是更好吗?不过人需要先给自己设定一个小小的目标,柱间对自己说,先出版它个一本。 扉间是柱间这种旷日持久的地下产出的唯一知情人,也是柱间... 19 85
不解之缘•两种悲剧(下)FBI探员柱X连环杀手斑 少量黑客扉泉及斑泉倾向 含侧写、心理变态、血表现 此“解”也可释做“和解”,因此本文又名永不和解 前文走:一张笑脸、两种悲剧(上) * 床上的青年——泉奈——顾不上解开缠绕在身上的被子,就扑上前给了亲大哥一个久别重逢级别的拥抱。满溢的喜悦、浓郁的眷恋以及一点心照不宣的埋怨都随着他那光裸的身躯一齐砸进斑怀里,以斑的臂力也不得不后退了半步才将弟弟稳稳捞住。 在泉奈晨起时稍显干燥的脸颊吻了一下,斑弯腰把他放回床上。面料光滑的被子扑簇滑落,泉奈形状优美的肩胛不设防地暴露在自己掌下,白皙肌肤映衬着斑戴着手套的纤长五指... 7 41
风息(林风生X息松君)古诗十九首系列之六,高三阅王勃《咏风》后作 (老徐我对不起你,我真的有好好写诗词鉴赏) 同系列中其他脑洞点我 . “风是抓不住的。” “若是有情呢?” . 【肃肃凉风生,加我林壑清。】 山道上走来了一个人。 . 山中盛夏,一朝起风便寒若秋半。那人生就一副鼻挺唇薄、星眸利眉的冷峻面孔,却不冠不束,任垂下的发遮住锋利眉尾。他身上着一件青色圆领对襟褠衣,只用一根磨得发光的铜带粗粗系了。谷罅里斜冲上来的风把他撞了个满怀,一霎荡开那人只是虚掩着的领口,又荡起一束青丝,淋漓在他修挺劲瘦的肩背。 同时,半山上一樽亭台在风过雾散后浮现。 那男子没分神去管顾自己的衣襟和发... 3
 
©张病老 | Powered by LOFTER